尴尬的儿童性教育:家长羞于启齿,学校课程空白 - 百姓快讯 - 赣南健康网
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百姓快讯 > 尴尬的儿童性教育:家长羞于启齿,学校课程空白

尴尬的儿童性教育:家长羞于启齿,学校课程空白

责任主编: 泡泡 来源: 网络 日期:2018-07-28 05:36:0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    

中新网北京7月27日电(杨雨奇)从女更衣室能否让男童进入的讨论,到疑男童摸臀与家长争执事件,一段时间以来,有关儿童性观念、性教育的话题再度进入公众视野。对于成长中的孩子,家长为何羞于启齿谈性?在中小学教育中,学校为何“谈性色变”? \ 资料图:山西一小学举行开学仪式。武俊杰 摄 你对孩子的性教育是否缺失? 近日,一名在上海迪士尼乐园游玩的年轻姑娘和另一名8岁男孩的母亲上了新闻热搜。网传视频中,两人因为年轻女孩质疑8岁男孩摸其臀部而起争执。 按照上海浦东公安分局度假区公安处的事后通报,这名8岁男孩疑因拥挤与女游客发生肢体触碰,女游客与孩子母亲发生口角争执,继而引发肢体冲突。经调解,双方当事人达成谅解,孩子母亲赔偿女游客1000元。 此事一出,“熊孩子”的话题再度引发讨论——孩子的摸臀行为是否是有意为之?不到10岁的年纪是否已经具有性意识?母亲对孩子的“性教育”又是否缺失? 实际上,近来网络中关于儿童“性观念”的争议话题不断。上个月,一则关于妈妈们常带小男孩进入女更衣室的新闻也曾引发热议。 一些女性网友纷纷吐槽自己有过同样的经历,在公共浴室或游泳馆更衣室,在小男孩面前换衣服确实感到不适,还有网友甚至在网上晒出自己曾被小孩子“骚扰”的经历,呼吁大家不要低估孩子的“性观念”。 “孩子并不像家长想的那样白纸一张,对性的好奇和探索欲是与生俱来的。”长期从事儿童性教育工作的胡佳威对记者称,在当下丰富的信息环境中,孩子对性知识的接触比过去更早、更多。 胡佳威说,这个问题作为家长不可回避,而应主动解释孩子的好奇心,并和他一起探索,告诉他社会规范,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 \ 资料图:合肥市一所小学开展针对女学生的“性侵防范教育课”,提高学生们的防范意识。中新社发 张娅子 摄 家长苦恼:电视里的接吻画面,该不该让孩子看? 儿童性教育,这是个老话题,然而,最近接二连三的热点事件还是让公众在讨论,面对“熊孩子”的性观念问题,作为家长,到底应该如何做? 家住上海的李佳雯女士,她儿子今年已经6岁了。李佳雯对记者说,日常生活中,每当电视里播出接吻画面时,她不知道该不该像她小时候被父母蒙住眼睛那样,也遮住孩子的眼睛不让他看。 在李佳雯看来,6岁还不是让儿子接受性启蒙的最佳时机。“万一过早萌发性行为的好奇心,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”。 李佳雯表示,自己的孩子从小好奇心就重,“给他洗澡时他盯着我的胸,问我为什么他的胸前就平平的”。面对这样的问题,李佳雯总是用“长大你就知道啦”来搪塞。 李佳雯的困惑不是个例,据她解释,在她所居住的小区里,其他妈妈们也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“敏感问题”,大家在小区微信群里都喜欢把孩子们这些“胡话”晒出来,问大家该怎么办。 “都知道对孩子进行性启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但是该如何把这些常识,用恰当的语言,在恰当的时间讲给孩子听?”李佳雯不解。 \ 资料图:2015年9月22日晚,四川文理学院新学期的一门选修课——性健康教育课开讲,当晚原本可坐50人的教室爆棚。钟欣 摄 教师呼吁:“性教育”课本待普及、教学内容需拓宽 面对成长中的孩子,关于两性问题的尴尬不仅体现在家庭中,学校里,老师们如何给孩子们教授性知识,对于儿童性教育来说似乎显得更为重要。 董文瑶目前在成都一所小学任教,她是一名有19年执教经历的老教师。常年与孩子们在一起,对于少年儿童成长发育过程中遇到的两性问题,她有相当丰富的观察和体会。 “比如,常看见一年级的小男生悄悄摸一下同桌小姑娘的脸,我作为老师,当然知道他很单纯,但我还是会告诉他,女孩子的脸不能随便摸。”董文瑶说。 按照董文瑶的观察,孩子到了5年级以后,班上“绯闻故事”就会多了起来,学生们传纸条,说着谁喜欢谁,这些现象在校园里已不是新鲜事。 董文瑶介绍,目前成都大部分小学也未开设性教育课程,在董文瑶所在的学校里,小学生6年里上过的性教育课不超过3节,且这些课都是把性教育内容夹杂在思想品德课里,内容也只是教孩子如何自我保护。 “至少在我从业的19年里,我并未感觉性教育在小学课堂上有太大提升,增设这门课程,我觉得非常有必要。”董文瑶说。 在甘肃平凉的一所中学,阎蓉(化名)老师对此也颇有同感。阎蓉告诉记者,如今出现早恋现象的学生年纪越来越小,“学生们从网络得到的信息越来越多,大家对性知识的接触也越来越低龄化。” 阎蓉称,自己所带的初中班级也未开设性教育课程,也没有专门教材,只有生理卫生课上有所提及,她建议,性教育应该从小学高年级开始设立专门课程。 \ 资料图:重庆一幼儿园开展性教育。中新社发 孟幻 摄 专家:儿童性教育,绝不是简单的“防火教育” 实际上,对于中小学生的性教育,2011年,国务院印发的《中国儿童发展纲要(2011-2020年)》就明确要求“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”。不过,无论是从教师的反馈,还是各地有关儿童性教育的报道来看,校园内的性教育似乎都成效不佳。 对此,在华中师范大学性学专家、中国性学会性教育专委会委员彭晓辉看来,儿童性教育没有取得良好效果的另一层重要原因是家长和老师还“不懂性”。 彭晓辉提出,家长之所以“谈性色变”,原因即在对“性”的认识还停留在很浅层的理解之上。“很多家长以为性教育就是告诉孩子学会保护自己不受侵害就行,而实际上性教育的内涵非常丰富,它绝不是孩子简单的防火教育。” 对此,胡佳威也提出,孩子的性教育是一个广阔的概念,不仅要在幼儿期带孩子了解自己的身体,建立性别意识,学会保护自己,更应该在后期帮助孩子树立良好的价值观,学会和异性正确相处,把性看作美好而非羞耻的事物。 而作为学校,在彭晓辉看来,学校层面应对教师进行性教育教学的技能培训,按照国家层面的文件要求,把性教育课程开设起来。(完)